News Updates

新聞資訊

基因檢測:掀起你的“蓋頭”來2

基因檢測:掀起你的“蓋頭”來2

近日,現年39歲的好萊塢女星安吉麗娜·朱莉(Angelina Jolie)宣布自己已經接受了卵巢和輸卵管切除手術,因為醫生通過基因檢測認為她有很高的風險罹患卵巢癌。

這並不是朱莉第一次對自己“下狠手”。兩年前,她就曾經因為類似的原因接受了切除兩側乳腺的手術。手術後,她患有乳腺癌的幾率由87%下降到5%。她在切除卵巢後接受媒體采訪時說道:“我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及堅強。”

為了生命的延續,為了陪伴孩子的成長,朱莉的犧牲不可謂不大。那麽,是否隻要家族中有卵巢癌、乳腺癌病史的人,都要進行這樣的手術,以達到杜絕卵巢癌、乳腺癌的目的呢?專家的意見還是因人而異。

突變 先天遺傳與兔子耳朵上的焦油

安吉麗娜·朱莉通過檢查發現,自己的BRCA1基因發生了突變。那麽什麽是BRCA1基因呢?

“如果整個人體基因組是一部厚厚的書,那麽基因就是這部書籍中的一頁,很多頁組成一個章節,再組成一本書。如果某一頁的一個字母出現了問題,那麽這裏就出現了突變。比如白化病、色盲、血友病,都是由於相關基因的一個字母產生突變導致的。”清華長三角研究院-雅康博生物醫藥研發中心的執行副主任丁鳳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朱莉身上查出的變異基因BRCA1,全名為乳腺癌易感基因1(Breast Cancer Susceptibility Gene 1),發現於1990年。4年後,科學家又發現了致病機理類似的BRCA2基因。

盡管最初是在患有乳腺癌的家族中發現,BRCA1/2與卵巢癌也有著密切的關係。實際上,它們是兩種具有抑製惡性腫瘤發生的基因。“它們就像修理工,修複被損傷的DNA。”丁鳳說。如果BRCA1/2基因發生了突變,它們就變成了不合格的“修理工”,導致卵巢癌和乳腺癌發生的概率大幅度上升。

“朱莉身上攜帶的變異基因BRCA1是從受精卵開始,其生殖細胞中就發生了遺傳性的突變。”丁鳳說。因為這種突變是從母體中帶出來的,所以朱莉的血液、皮膚等細胞中都可以檢測出BRCA1已經發生變異。學術中稱這種突變為“生殖係突變”。

縱觀朱莉的家族,她的母親、外祖母和阿姨都因癌症去世,她也成為患癌高風險一族。朱莉本人也曾在日記中寫道:“醫生表明,要做預防性手術,時間點必須比我女方親戚罹癌第一時間點要早個10年,而我母親49歲診斷出卵巢癌,我現在39歲。”

與之相對的是“體細胞突變”。1916年,日本科學家山極將焦油塗抹在兔子耳朵的皮膚上,長期塗抹後,這隻兔子的耳朵皮膚發生了癌變。“這是個經典的實驗。煤焦油作為致癌劑,會導致兔子身體的局部發生基因突變。不過這種突變是隨機產生的,不同的兔子或者不同的人攜帶的基因有區別,其接觸致癌物質後,產生的突變速度有快有慢,有可能變為惡性腫瘤,也有可能被凋亡脫落,就像頭皮屑一樣。”丁鳳解釋道。腫瘤的發生,就是體細胞發生基因突變,導致細胞的異常增生和癌變。而這種後天引發的體細胞基因突變,隻能通過檢測病灶才能發現。在生殖係帶有BRCA1/2基因突變的人中,這些不合格的“修理工”無法有效地修複被損傷的DNA,因此在乳腺與卵巢中的體細胞突變頻發,產生癌變的風險升高。

預防“碎玉”保“瓦全”,有無必要

在朱莉是否過度預防的爭論中,一部分焦點集中在“是否真的有必要完全切除卵巢和乳腺”。

廣州中山大學附屬第二醫院副院長兼婦科腫瘤專科主任林仲秋則告訴《中國科學報》記者:“目前國內外還沒有完善的卵巢癌篩查方法,無法發現早期卵巢癌。因為早期卵巢癌並沒有特殊的發病征兆,就診時約三分之二的患者已是晚期,所以卵巢癌的治療效果是最差的。這就是為什麽專家要推薦采取切除器官的方法來預防卵巢癌這麽極端的措施了。”

林仲秋進一步解釋說,雖然目前對於這種預防性切除的方式有不同意見,但撇開一些炒作因素不講,針對預防卵巢癌而言,學術界的主流還是認為:帶有這種危險基因的女性,在完成生育任務之後,推薦這些女性到了40歲以上行預防性輸卵管卵巢切除為好。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並非所有的乳腺癌、卵巢癌基因缺陷者都需要做這種手術。果殼網的一位婦科專業出身的作者黃嬰就撰文說:“雖說BRCA攜帶者發生卵巢和乳腺癌的風險增加,可這不代表有這個基因突變,就一定會得癌。”因此,個人要綜合考慮風險,作出適合自己的選擇。

去年2月24日,《臨床腫瘤學》雜誌上一項最新的研究發現,攜帶BRCA1突變基因的女性,在35歲前切除她們的卵巢可明顯降低她們患卵巢癌死亡的可能性。研究人員表示,切除卵巢的女性患有卵巢癌的可能性降低了80%。攜帶BRCA1突變基因的女性推遲手術直到40歲的患有卵巢癌的可能性增加了4%,如果女性等到50歲才進行手術,可能性增加14.2%。這就是在美國有70%的女性知道她們攜帶BRCA突變基因後選擇切除卵巢的原因。

治療 針對基因突變的“神藥”

除了預測罹患癌症的風險,基因檢測對於癌症治療也有著重要的指導作用。

“基因檢測的一個重要應用是個體化治療, 特別是靶向治療。”丁鳳說。對於癌症的基因檢測是使用靶向藥物治療的第一步。基因檢測中精準的定向,在降低痛苦的同時延長了癌症患者的生命。

“傳統化療藥物也可以理解為‘毒藥’。因為它要抑製生長迅速的癌細胞,但無法分辨‘敵我’。所以化學藥物一旦進入體內,打擊的將是所有代謝旺盛和增殖旺盛的細胞,這其中就包括人體健康的衛士——白細胞。”丁鳳說,靶向藥物則對癌症中發生異常的目標進行有針對性的治療,痛苦更小,且治愈性更高,是各大製藥公司藥物開發的重要方向。

也因此,基因檢測帶來了靶向藥物的興旺。首先受益的是肺癌患者。2004年,英國製藥公司阿斯利康公司針對肺癌的抗癌靶向藥物“易瑞沙”登陸中國。當時靶向藥物已在國際上嶄露頭角,成為醫療界臨床的新寵,市場規模達550億美元左右,占抗腫瘤藥總體銷售額的30%以上。

在中國上市10年,易瑞沙成了中國最流行的抗癌靶向“明星”,在商業上獲利頗豐,2012 年,易瑞沙在中國的銷售額為8億元人民幣,而它的“老對手”特羅凱(另外一種用於肺癌治療的靶向藥物,由羅氏製藥公司出品),也獲得了6.3億元的銷售進賬。《時代》周刊曾以封麵報道“神奇的藥物”來報道靶向藥。

易瑞沙在中國顯示“神奇”得益於東方人的基因。“經過研究發現,易瑞沙隻針對帶有EGFR基因突變的患者有突出的療效,而對其他患者無效。所幸的是,30%~40%的亞洲肺癌患者帶有自發激活的EGFR基因突變,所以推薦使用易瑞沙及類似的藥物。”丁鳳進一步說明。

基因檢測也給乳腺癌患者帶來了福音。例如,兩個乳腺癌患者中,一個帶有HER2基因擴增,而另一個沒有此基因異常,那麽兩者要采取不同的治療方案。前者的生存率往往比較低,需要用高劑量的化療,或者采用靶向藥物赫賽玎;而後者采納低劑量的化療即可。

今年年初,美國總統奧巴馬在2015年國情谘文演講中談到了“人類基因組計劃”所取得的成果,並宣布了新的項目——精準醫療計劃。文中提到:“精準醫療的目的就是為患者提供最有利的治療,因為我們已經從基因的層麵掌握了精確的病因。確切而言,如果兩個患者的病因不完全相同,就不能使用同一種藥物。這既能避免不必要的浪費,也能避免出現副作用。能夠了解疾病主因的精確缺陷,這主要得益於基因技術和蛋白質生物化學技術。這些技術能讓我們識別疾病,然後根據疾病主因的精確缺陷將其劃分為若幹子集。但精準醫療的另一部分是,知道如何開發藥物來抑製之前確定的精確缺陷。”